開欄語
    《西嶽》是《西安日報》老牌文化副刊欄目,下設詩林、禪悟、漫跡、史苑、美篇等子欄目,刊登稿件可以是賦唐詩宋詞各種文體,也可以用今體説古事,七言五律、合轍押韻,讀來齒頰留香、回味悠長;可以記錄您無法釋懷的往事,怦然心動的片段,也可以是您一眼萬年的瞬間;可以品談國漫文化,閒談散文小話;能回望歷史,寫古今文苑話題;還可用文字記錄美景,寫屬於自己的遊記。即將開啓一段嶄新旅程,朝着自己的新年目標前進。現代人生活節奏加快,碎片時間也被社交軟件佔領,總會有一段心情無處安放、難以言説,卻又無法忘懷於忙碌的生活、平淡的日常。
    《西嶽》時刻期待着您的文采,隨時為您呈現形式豐富的閲讀。只要堅持,文字總能滌盪人的靈魂,文學總能綻放出耀眼的光芒。
西嶽
春天的故事
清冽的河水漲滿了潮 
春曲(外一首)
生長在祖輩的心坎裏 映照在門楣上 房前屋後 
小滿時節憶苦菜
苦菜碧綠,葉片肥厚,營養正好,適合食用。更有一些有發展眼光的商家,把苦菜加工成苦菜酒、苦菜茶等,整個工藝流程保持了野生苦菜特有的精華,滿足了廣大消費者的需求。在小滿之日吃苦菜,也別有一番意味,通過吃苦菜,懂得“小滿即為大得”的人生哲理。
甘棠樹下思召公
新編秦腔歷史劇《甘棠清風》,講的是與周公齊名的輔政大臣召公姬奭(音shi),常坐在甘棠樹下受理民間訴訟、深受百姓愛戴的故事。周武王去世時,西周王朝剛剛建立,年幼的成王繼位,朝政由召公、周公輔佐。
西藏,我的心頭痣
由於職業的緣故,我經常會去一些地方,與一些人和事發生這樣那樣的交集。布達拉宮、大昭寺、小昭寺、羅布林卡、八廓街都留下了我的足跡;每天身旁穿梭的多是手搖轉經筒的當地人,夾雜一些目光遊離的旅人。
西嶺雪山覓老杜
去成都,除了到寬窄巷子尋川劇、看美女,品嚐各色小吃與火鍋,遊覽青城山、都江堰之外,上西嶺觀雪山也是不錯的選擇。詩聖杜甫“窗含西嶺千秋雪,門泊東吳萬里船”的絕句,令西嶺雪山得名,也引來無數文人騷客與學子市井無盡的嚮往與遐想。
呂蒙正的格調
對讀書人來説,北宋是一個美好的朝代,文采風流,科舉公正;只要真的有文學或者考試方面的天賦,不愁不能出頭。呂蒙正潦倒時樂觀,富貴時奢侈又能及時悔悟,不欺同僚,不媚君上,令後人欽佩。
唐長安城中 誰曾是你的鄰居
五顆糖
奶奶給了我二角錢,崔衞濤眼巴巴地看着;奶奶是我的奶奶,不是崔衞濤的奶奶。崔衞濤説:“我這樣做的本意,是希望你能多個心眼,不然在這個紛繁複雜的社會中很容易上當受騙的。
麥梢黃了
當車子駛離高速轉到通村公路的時候,驚喜地發現:田野裏那一片片原本深綠色的麥田,在陽光的照耀下已泛出了可愛的嫩黃色。掐了兩個沉甸甸的麥穗,放在車子的駕駛台上,繼續趕路,再慢慢地回味兒時難忘的記憶。